劉漢鼎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09月22日01版)
  上周新聞多,有兩個紅人“爆紅”——體壇第一“富姐”李娜宣佈退役;阿裡巴巴上市,馬雲榮升“中國首富”。
  網上網下,說這說那。我發現,關於馬雲,這時候爭議還有一些,主要是由於他與某些意見領袖的政治立場差異。另有個別人提醒公眾,阿裡的最大股東是日企云云。關於李娜,過去有爭議,贊美她和反對她的理由其實一樣——據說她獲勝後不“感謝國家”,據說她跟體育管理部門徹底決裂。但她在退役聲明中,既感謝了國家,又感謝了孫晉芳和家鄉體育局長,爭議的前提也就完全不存在了,紙媒網媒都只剩下一片祝福聲。
  幾乎沒有人質疑他們的財富。
  他們是大變革時代用自己的奮鬥實現“中國夢”的典型,成功主要憑的是能力、智慧、闖勁和機遇。他們掙多少錢,有人羡慕,沒人嫉妒恨。馬雲的同學不會因為當初自己的學習成績比他好,而有啥想不開。乒乓球、羽毛球國手也不會攀比“世界冠軍為何同牌不同價?”連國足的那些“臭腳”們掙錢比他們多,他們也都沒意見——這是一個基本的事實。
  別說像李娜、馬雲這樣憑本事發財的人不曾被人“仇富”,就是那些完完全全憑運氣暴富的人,譬如某人買彩票中了大獎,大家羡慕他“狗屎運”,也並不會起意要“打土豪”。多年來中國的股市如賭場,散戶賠賺全憑手氣,賠了的並不恨賺了的——這也是一個事實。
  雖然中國曆史上有過多次以“均貧富”為號召的造反,但那都是發生在相當多的民眾已經活不下去的時候。只要日子湊合能過,只要富人不恃強凌弱,窮人和一般平民都不會跟富人較勁。有的學者認為,中國有上千年“不患寡而患不均”的傳統,因此高度警惕民眾仇富。其實用不著。中國老百姓倒是一直有“嫌貧愛富”、“貧在鬧市無人問,富在深山有遠親”的深厚傳統。誰要是發了財,三親六戚的都上門打秋風,如今可能還要加上有些陌生人寫信求助,希望幫孩子治病的等等。這些大都屬於“有棗沒棗打一桿子”,並不是要均他的貧富——這些其實都是國情民情常識。
  很多年來,很多學者和媒體人老拿“仇富說”來批評老百姓,恐嚇決策者。老百姓對某些人利用權錢交易等非法手段暴富有意見,總被指責為“仇富”、“民粹”。政府每欲出台惠及民生、縮小差距的政策,總被說成是“劫富濟貧”。這些強烈、激烈的批評聲音,動機很不錯,理論很先進,就是論據不太鑿實。
  不過,好在大家都欣賞李娜、馬雲的致富之路。當每個有天分又夠努力的“鄰家小妹”都有機會成為李娜,每個不安分又夠聰明的“窮小子”都有機會成為馬雲,公平與效率就是一對互相促進而非互相抑制的關係。當李娜和馬雲這樣的人受激勵,試圖通過侵吞、貪腐、欺詐致富的人受打壓,就說明這個社會充滿健康活力。反過來,社會上每多一個張新明、丁書苗這樣的污點富豪,就可能失去一個馬化騰、馬雲這樣的乾凈富豪。為了給民眾多一點正向激勵,輿論也不應把所有的富人打包,“逢富必保”,再無中生有地批評百姓“仇富”。  (原標題:李娜馬雲無人“仇”)
創作者介紹

海豚

in35inlem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